十二条狼 > 生活常识 > 两性情感 >

张雯博士书信咨询:一位有恋爱恐惧的女子

admin 两性情感 2019-04-04 11:25

咨询次数:2 次

咨询费用:400 元

案例类别:两性心理

运用的技术:认识疗法

案例简述:
      这是18年以前,我收到的一位女大学生的来信。这么多年过去了,当事人早已经人到中年,案例中的事早已不再会对当事人构成困扰。而现在的学生们中,仍有类似的案例不时出现,所以稍加整理分享在这里,希望对读者有所启发。(舞动身心——张雯博士 )

尊敬的老师:
    您好!
     我是一名大学生,虽然现在已经快毕业了,但我仍然很幼稚。在下定决心写这封求援信之前,我在校外的小路上徘徊了好一阵子。我不知我这次做出的选择会把我的心灵带到何方,我不知我如何面对您的回信。老师,我知道彻底的解剖自己很难,尤其是一个女孩子来说,会更难,但我没有更好的选择,您就当我是您的一个孩子,如果您觉得不愿有这样一个不争气的孩子,那就当我是一个流浪街头、无家可归的流浪儿,好吗?
      我是一个很懂事,很听父母话的好孩子。但性格有些怯懦,我的父母都是农民,而且身体都不好,我深知父母供我读书的艰难,所以一上高中,我就全身心地投入到学习中去,那时我一直认为学习是我的头等大事,考上大学是我一生最重要的事,上高二时,我得了鼻炎,头疼学不了习,我就想如果不让我头疼,等我考上大学后,让我得癌症也行。那时考上大学在我看来是对父母唯一的回报,我的感觉就是考上考不上对我来说没什么,但决不能辜负了父母的期望。这种片面的、不正确的态度给我带来了沉重的灾难,我觉得我现在所患的恐惧症的根源就是从那时起逐渐形成的。

     高二时,班上有些学生开始谈恋爱,我知道谈恋爱没什么不好,但是影响学习,而且,老师也反对。那时学习就是我的命根子,影响学习对我来说是比较可怕的事情,而我一向爱把前进路上的绊脚石都处理掉。但一想,谈恋爱是几乎每个人都要谈的,所以我就有些怕我若是谈恋爱,学习成绩就会下降,老师就会瞧不起我。这时,我就觉得很不开心,因为心里有了一个结,我的性格比较内向,不爱和别人说,但过了一段时间,我发现我还在担心自己是不是会和别人谈恋爱而影响学习,于是我就下定决心回家和妈妈说,我不知是由于我的拐弯抹角,还是因为妈妈没理会解我的意图,总之,我没有什么收获。所以这个问题就积压下来了。
      在学校里又听同学讲了一个师生恋的事情,结果哪个女同学因成绩直线下降而退学了,我于是觉察到了一些害怕。于是我就想,如果我和我们的任课老师我们的主课——物理老师兼班主任建立恋爱关系,那我岂不是完了吗?在那时我其实还不懂恋爱是怎么回事,就觉得有些可怕。我想这就是我怯懦的体现吧。因为心里有些怕。所以就故意少和老师接触,有时上课都不敢看老师的眼神,课下能自己做出来的题尽量不问老师,天真幼稚的我以为这样就不会因和老师产生感情而影响学习,但我却一直没有解决心里的这种担忧,现在想起来,如果我那时勇敢些,勇敢地正视和对待师生情、同学间的友谊,那么我这种悲哀和无奈可能就不会存在,但这只能是如果,不是现实。
       老师,您还是听我讲下面的悲伤的往事吧。这可能是我忧虑的基石,从此,我听见什么可怕的事,就想会不会发生到我的身上,直到我认为绝对不可能发生在我身上,我才不再担忧。记得那时,听拿位同学讲起我初中一位同学的爸爸因强奸一个住他家旅馆的女军官而被叛了八年刑。我听了心里就有些不快,因为我又在担忧了,想到一个被强奸后的女子,周围的人会闲言碎语、冷眼、白眼,我的心就是些颤抖,于是有相当长一段时间,我就特别害怕见到不正经的男人。
      
      恐惧症向我发起了猛烈的进攻,不知哪一天想起了一个妇女因在农田忙活而有一个蛇通过她的阴道而钻到肚子里死去,这已是四、五年前的事了,以前听说还未觉得怎么样。可那时偶然间想起,我就浑身起鸡皮疙瘩,我太恐怖了,我于是又开始怕蛇了,高考前有一段时间,妈妈陪我在学校附近租了个房子,照顾我饮食,我像神经病似的到处看是不是有蛇能钻进来的空隙,夏天换纱窗,我也不让,生怕会有蛇进来。从那时起,我可能就形成了恐怖症,什么不好的事情,比较害怕的事情,只要我不能彻底地说服自己,我就特别害怕,名副其实地杞人忧天。
      上面就是我高三时的心理状况,天真的我以为只是运气不好致使我高考没有发挥好,现在我才明白那时恐惧症给我带来的必然结果,除了有些软弱,我认为我自己还是一个很活泼、开朗、有上进心的,有高尚追求和善良、可爱的小孩子。大一到大二下半学期的生活基本上时很愉快和充实的,我知道我自己已被同学拉下了很远。
      而且最让我不甘心的时我一直颇有好感的一个男生考取了外省的一所重点大学,虽不太好,但是比我强的多,所以我一走进大学校门后就下定决心考研,我不愿让别人看不起,尤其是我比较在乎的他,就在我稍品尝到一点成功者的喜悦时,恐怖症又一次卷土重来,在上大学后,我知道自己的经历坎坷,于是试着自己解救自己,于是我订阅了《心理世界》,《心理医生》杂志,我深知心理上无忧无虑是何等让我渴望,就在我自我感觉很能驾御自己时,恐怖症向我开火了。

       这一次我害怕的是“同性恋”。依然是毫无根据的害怕。我现在总结来看害怕的最根本原因仍是害怕别人的冷嘲热讽,害怕别人的态度,害怕别人的不接纳,不理解,在我开始觉得害怕时,我对“同性恋”这个病的了解还是一片空白。可能就是因为不了解所以也就无法说服自己不用害怕,因为不堪忍受终日惶惶恐恐,心神不定,我就在同学的劝说下去本地的一家医院去看心理门诊,因为我自己一直认为看心理医生不能象生病了看病一样。心理医生的药方是观点、思维,不是实在的药,不管用也没有害处,可能是由于我的戒心太强,对那位医生的抵触情绪太大,她要我去想我是同性恋,然后怎么样?那是我最害怕的时期,所以我逃了出来,不敢听她的意见,但现在看来,我又错了一步,我真不明白为什么老天爷怎么让我一错再错到了现在这种悲惨的地步。

        经过一年的漫长的思考,痛苦的挣扎,到现在我已很清楚我完全没有必要害怕。因为我的一切都是那么正常,但再我的内心里,同性恋这个词依然是最可怕的,我不像以前那样快乐、无忧无虑,有时同学间开句玩笑,比如:我和一个好友一起吃饭,另一个同学过来开玩笑说:你们用一个饭缸吃饭,这叫“情侣餐”,我就心里很难受,我很清楚这只是一句玩笑而已,但我的心情却无法轻松起来,于是我刻意地把心灵天空的阴云赶走,我还毫无道理的对两个相同的事物,有关性的方方面面,有关恋爱的问题都有一些害怕。我自己也发现了我是再就同性恋这三个字害怕,我的注意力几乎被这种恐怖症全部吸引去了。看到两只铅笔我会害怕,它们是两个个体,而且都是铅笔,而同性恋也是两个个体,而且都是人,这就是我瞬间能想到的逻辑推理,关于性的方方面面,我就觉得更害怕,我似乎感到同性恋的重心在性,所以对性就尤其觉得害怕,我刻意地不让自己去想,但越是不愿意去想,思维就会偷偷地去想。
      对于性来说,最敏感的当然是性器官,每当一想到这儿时,我就感到受到了莫大的羞辱,我时一名大学生,更重要的是我是有着纯真心灵的好孩子,我怎么可以想这些东西呢?我强迫自己以后不要去想,我自以为意志力很强的我能够轻松地战胜偶尔的胡思乱想,我像忠实的清洁工不允许我的思维中任何不净的想法。就这样我的意志同我的思维展开了一场拉锯战,我的意志不辞辛苦地密切监视思维的踪迹,稍有一点不好的想法,我就会很心疼、自责,从而加重意志的砝码。
       您可能意识到我在作茧自缚。正是您意料的那样,我非但没有从恐惧中解脱出来,反而情况越来越糟,我确实发现了恐怖症的替代性。
      以前我总害怕想到如果和我的好朋友同性恋那该多么可怕,因为那样我会失去一个好朋友,但我迅速地发现在女性这个大圈子里,谁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是妈妈,是生我养我的妈妈呀,我忽然意识到我想到这一点对我会带来多么大灾难,因为我已感觉到我现在所怕的已转移到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人和事上面去了。现在我已欲哭无泪了,我不知道这场灾难要让我失去多少才肯放过我?摆在我面前的现实竟然是我开始害怕我亲爱的妈妈。我深知我是不会得同性恋的,可是现在我害怕的是怕想到同性恋患者作爱的镜头(我在一本杂志上看到一篇同性恋患者的自述,里面提到了作爱这个两个字,由于恐惧和挫折,它反而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记忆中)我不敢去想,但我又不知如何才能逃脱这恐怖的魔掌,有了以往的经历,我不敢再冒险了,我不知已经失去很多的心失去一些宝贵的东西还能不能载动这个年轻的生命。
 
        老师,很早我就想到过死,一死了之,何必这样整天生不如死,说生不如死,绝不是夸张,忙完了一天的功课,坐在教室里我的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默默地流淌,有时流了半个小时,同桌都一无所知,但是我不甘心,老师,我是无辜的受害者,我没有做错什么,我为什么要去死?我还有那么多梦想在向我招手,我这么爱我的生命,爱我周围的世界,爱我的父母,爱我的朋友。
        
       所以我在顽强地抗争,我要找回哪个天真、活泼、无忧无虑的我。所以我每天都以饱满的热情面对生活,一张笑脸面对我的老师、同学,我在努力向我的目标奋进。不了解我的人不知道,我的苦衷,以为我在无病呻吟,只有我自己清楚是心在滴血,老师,多少次我在梦中惶恐醒来时,我都暗下决心,一定要战胜恐惧。可是遥望前方的路,依然是那么迷茫。老师,虽然我们从未见过面,但凭我的感觉,您时一位可亲、可敬的长辈、师长。您能拉住一个迷途小女孩的手,带她走出者孤独、荒凉、无助的荒滩吗?老师,拉住我的手,好吗?
                                                                                                     一个心在泣血的女孩   小梅


——Psy525.cn

咨询经过:
      小梅同学:
      你好!
       你倾诉了自己的烦恼,我感到你内心的种种渴望与冲突交织着,令人心痛。你是多么渴望能够拥有一片明丽的天空,能够拨开迷雾,心情舒畅地生活呀。
你是一个坚强的女孩子。从信中看得出你为了能够自己拨开恼人的迷雾所做的种种努力。“;同性恋”是困扰着你并使你感到恐怖的字眼,明明知道自己“完全没有必要害怕”,因为你的一切都是那么地正常,“同性恋”其实是与你格格不入的。那么你到底怕的是什么呢?我从你长长的倾诉中感到你是一个热爱生活的女孩子,你给人的印象也还不错,在“同性恋”这个问题上,你其实首先担心的是别人会不会这样误解你。
        因为你要考研,要学习好,又深怕与异性交往会陷入爱河。影响学习。于是你努力控制自己与异性的交往,以避免彼此间的好感会发展下去,与此同时,你隐隐感到如果被人看不起,如果不小心陷入爱河,那可能是一件危险而痛苦的事。为了逃避那种“危险的”影响,你退到了与同性交往的阵地上。但在内心深处,做为一名女性,你又何尝不渴望被人爱,渴望着美好的爱情?你压抑了自己的自然愿望,回避异性而局限在与同性朋友的交往中,可这又引起了你的担心,“万一有人因此而误解我怎么办?如果背上一顶同性恋的帽子,生活不就糟透了?”
      
      其实,在我们的生活中,羞于与异性交往而只有密切女友的女大学生多的是,而我们也并不因此就断定她们有什么不正常。而你在高中时就有“对他颇有好感的男同学”,正说明你心理发展的自然倾向是相当正常的。这种正常的异性间吸引的表现会有自然而然的流露——不管你是与男生交往得多还是主要与女生交往,都会在不经意中表现出:你自然的恋爱倾向并非所谓“同性恋”。也正是因为如此,同学们才敢与你轻松地开玩笑,说你和女友吃“情侣餐”。试想,如果人家真地觉得谁和谁“不正常”了,恐怕没人还会与他开这种玩笑来自讨没趣了。

        你所担心的第二点,正如你所分析的,是关于“性”的方面。你觉得这是一个不洁的字眼,有关的想法是“不干净”的,更不用说去想有关“做爱”等有关的细节,觉得那种想法对自己的纯洁是“沾污”,是奇耻大辱。

       你有这种看法并不奇怪。是啊,你是一个纯洁的女孩子,受的从来都是正统的教育,我们的主流文化里从来都是讴歌爱情,(当然是精神上的!)而贬低人欲(斥之为“肉欲“,视为低级,乃至下流)。关于性的描述,其中自然、合情合理的一面,纯真美好的一面,从来都讳莫如深,不敢涉及;而性犯罪、性暴力、性变态等则以各种方式被渲染着,仿佛性即黄色,性即丑恶。这实在是性教育的一大误区。也难怪多少和你一样的女孩子在长大成人的过程中,随着生理的正常发展、性意识的觉醒,在心理上要经受这么大地冲突,观念上要进行如此痛苦而艰难的转变。
       
      我们不禁要问:凭什么认为性是不洁的,甚至认为想到“性”就是“不干净”的胡思乱想,就是心灵不纯洁呢?一个真正的活生生的人,总是灵与肉的结合,我们从文学家那里读到了对少女怀春、男子钟情的赞美,心理学家又告诉我们,随着生理的成熟而来的性意识的觉醒同样是自然而然、合情合理的。性观念、性幻想的出现,其实是青年心理正常发展的表现,对它的良好适应是身心发展趋向进一步成熟的标志。性观念和性器官本身都并非不洁,并非罪恶。它是自然赋予人类的一部分,著名诗人惠特曼在他著名的《草叶集》中,曾有大量充满激情的诗句热烈地赞美了它;远古时代更有不少部落、民族就象崇拜他们最敬的神明那样,有对生殖器的崇拜,视之为生命之源,快乐之源。而我们今天已不再象古人那样觉得它是那样地神秘而顶礼膜拜,它只是正常人的身体器官之一,性联想、性幻想以及性冲动都是伴随性的生理成熟而来的正常心理现象。既然如此,毫无理由认为必须将其从观念中排除方才纯洁。相反,如果说某个青年头脑中果真“纯洁”得从未想过性的问题,我们倒有理由怀疑这种过分的“幼稚”、“天真”是否可信,或者是否正常。
      
       一个人的头脑中有时可能会违背自己的意愿,出现过多的性联想,有时甚至显得有些古怪,离奇,使人感到烦恼、自责,希望能控制它、努力压抑它不再出现,而这种压抑的结果往往适得其反,导致在无谓的“拉锯战”中害苦了自己。那么,怎么样才能从这疲惫而痛苦的挣扎中走出呢?
一个有效的办法就是“顺其自然”。首先不必为此而自责,既然实际上你“并没做错什么”,也不会因此而损害了别人,不必与那些不时出现的念头苦苦斗争,就让那些念头来去自由,自生自灭好了。  当它们存在的时候,不必过于紧张,过于介意。先坦然地接受它,继续自己的生活。
        
        有一位心理家说得好;学会尊重自己的症状。当我们心里在哪个地方打了个结时,当我们感受某种痛苦时,这仿佛是一信号;是不是有些合理的愿望,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是不是某些被自己一贯坚持的信念,其实并不那么正确?
       比如那些与性有关的念头经常“光顾”就自有它存在的道理,显然是对你过分否定、压抑它们的“反抗”,如果你能试着接纳自己,倾听自己的心声,而不是一味地压抑自己,与它有关的困扰或许就会失去了存在的理由——你可能仍然有时会联想到它,但它却不再令你如此地烦恼。
       又比如,谈恋爱对于你自己来说,一定会象那些不幸的例子一样影响学习、影响前途,有百害而无一利吗?有没有想过,过于压抑也同样很累人?就算确实暂且不想某个异性陷入爱情关系,就一定得与所有男生尽量拉开距离,逃避异性交往吗?你知道自己是一个懂事的女孩子。不妨试着把握一下与异性交往的度,或近或远,切身的体会会使你懂得更多。
        衷心地期望你在关注自己内心、关注自己发展的过程中不断成长,走向成熟!

                                                                       关心你的        张雯
                                                                                                  1999.7.3
(舞动身心 -张雯博士13563723934, QQ:37675471

经验感想:
      不同于现在400一小时,当年的咨询费用是免收了的。还不如现在有手机和网络方便,但经书信辅导,她的恐惧心情得到了调节,假期去做家教,并为与男性家教对象的交往问题进一步做了心理辅导。



MGSFHK

该文字广告招租
版权声明

本站文章源于互联网。
文章若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

上一篇:大学生恋爱分手

十二条狼定位于娱乐类资讯,为您提供一站式娱乐学习休闲的平台。

https://www.18-45.com/

/ | Copyright © 2002-2016 18-45.com 十二条狼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Copyright © 2002-2019 十二条狼 版权所有|

使用手机软件扫描微信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获取更多热点资讯

感谢墨鱼部落格友情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