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条狼 > 生活常识 > 两性情感 >

花花公子遭遇“桃花劫”

admin 两性情感 2019-04-03 07:21

咨询次数:6 次

咨询费用:100 元

案例类别:两性心理

运用的技术:意象对话

案例简述:
          楚婧和白易沙是一前一后来到咨询室的。白易沙神情恍惚,满面倦容,但是举手投足间仍然透射出风流倜傥的气度。楚婧也显得疲惫而憔悴,机械而默然跟着白易沙。白易沙倾诉的愿望非常强烈,在他冗长的倾诉中,我走近了他的内心世界。
    丈夫自述:
我今年33岁了,从18岁开始谈恋爱,我都记不清换了多少个女朋友了,直到两年前遇到楚婧。
我的第一次恋爱在大一,终于卸下了高考的压力,我突然变得茫然和空虚起来。为了填补精神空虚,我积极参加学校的许多社团活动,并很快爱上了文学社里一个叫安美妮的女孩。她和我都是中文系的,文静、单纯、温柔,有点像《山楂树之恋》的静秋。我们相爱了整整四年,校园里的角角落落留下了我们许多美好和痛苦的回忆。爱有多深,伤痛就有多深。在大学四年里,我们分分合合,相爱得如胶似漆又伤害得体无完肤。大学毕业时,谁都没有勇气说在一起。于是各奔前程,彼此成为生命中的过客。
毕业之后,我顺利考取公务员,仕途一帆风顺,先是跟着领导当秘书,31岁就被提拔为副处级干部。但是,我的婚姻却成了老大难。
我相貌英俊,又掌握着一定权力,所以我的生活中并不缺女人。我的女友个个漂亮,都是高学历、高智商、高收入的“三高女”。但是往往谈不到三个月,我就会感到厌倦,并主动提分手。同事说我太挑剔了,那些和我交往的女孩也都说我难伺候。有个女孩交往不到一个月,我就向她提出分手。她狠狠地甩给我一句:“有病吧!”,就哭着跑了。
我成了出了名的“花花公子”和“花心剩男”。如果不是受职业的约束,我可能更滥情。领导找我谈了几次话,说我如果不尽快成家,将对仕途有很坏的影响。可是,我真的找不到适合自己的女人。
两年前,我在一次饭局上认识了楚婧。她在事业单位工作,比我小4岁,长得不算太漂亮,但是气质相貌有点像我的初恋女友安美妮。我们竟然一见钟情,相见恨晚。
在恋爱的两年里,她对我照顾得无微不至,总是把我的住所收拾得干净温馨,衣服熨烫得整洁如新。她让我感受到了家的温暖,于是我郑重地向她求婚。我们举办了隆重的婚礼之后,领导放心了,同事们也不再对找说长论短。
可是,结婚还不到半年,婧楚竟然向我提出离婚。我不同意离婚,但她毅然决然地搬出去另住了。这让我几乎陷入崩溃状态,在清冷的夜里,我想起了初恋女友安美妮,回想十多年的坎坷情路,再想想离我而去的楚婧,我不可自抑地失声痛哭。我梦见了妈妈、安美妮和楚婧,我叫她们,她们都不理我。凌晨从梦里醒来,我再次泣不成声。
在职场沉浮多年,我遇到过任何困难都没有屈服过,更没有掉过一滴泪,现在我是怎么了?以前都是我甩了别的女人,而今却被楚婧甩了。难道她是来惩罚我的,我一生注定要遭遇这场“桃花劫”吗?
     
    妻子自述:
   易沙是出了名的师哥加才子。我能嫁给他,曾经惹许多女人羡慕嫉妒恨。但是婚姻像穿鞋子一样,舒服不舒服,只有自己的脚知道。
我们谈恋爱期间,他非常享受有家庭氛围的生活,喜欢和我一起做家务,喜欢抱着我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喜欢陪我散步、逛街。总之,那时我在他眼里一切都好,我是自信、幸福的小女人。
结婚后,我发现易沙对我越来越挑剔,他自己也要变得越来越邋遢。家务成了我一个人的活儿,做不好还招致他的抱怨、嘲讽,甚至恶语相向,他说我风流、庸俗、势利……。
易沙还经常无缘无故地怀疑我和别的男人好,甚至我和异性多说几句话他都不高兴。用“贱货”、“不要脸”等非常难听的话侮辱我。他经常翻看我的包和手机,查我的电话单,还跟踪过我。我的所有异性朋友和同事,都遭到了他的仇视。
三个月前,单位领导带我和一名男同事出差。本来是正常工作,他却骂我领导是色狼,想利用出差之便诱我上床;骂男同事也不是好货,想趁机占我的便宜;骂我就更难听了。在家骂也就罢了,他竟然打电话把给我领导,你想我在单位还能混下去吗?
我在父母的宠爱下长大。我妈非常强势,爸爸宽厚老实,常常被妈妈指使得团团转。我看不起像爸爸这样的男人,希望他有点男子汉的威慑力。我从小就希望找个有本事的老公。所以遇到白易沙时,就不可自控地爱上了他。
 人们常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我看此言不虚。婚前虽然也有小摩擦,但是往往不到三天就会重归于好。虽然时常因为他“吃醋”和我拌嘴,我还以为他在乎我、爱我而沾沾自喜。没想到结婚后,他的无端怀疑、猜测和恶毒攻击,让我无法容忍。在他的贬损、侮辱和轻视下,我只有严重的失败感、屈辱感和委屈,如果不离开他,我会被他逼疯的。
 

——Psy525.cn

咨询经过:
      咨询分析:
他们是一对试图互相疗伤的伴侣 
长期的咨询经验告诉我,如果亲密关系出了问题,要从双方的原生家庭找原因。 
经过几次咨询,我对白易沙和楚婧的成长经历有了深入细致的了解。我发现白易沙和楚婧潜意识中都将恋爱当成了“治疗”,目的是修正童年的错误。其表现就是,他们把彼此当作“理想父母”。理想父母的共有特点是,能给予无条件的爱。所以在恋爱期,情侣会积极地给予对方无条件的爱,会千方百计地让对方感到:“不论你做什么,我都会爱你,我的爱是没有条件的。”在获得了足够的无条件的爱之后,双方都会变成孩子,一起退行到童年。这时,他们互为对方的理想父母,双互为对方的孩子,这是恋爱的关键时期。这个阶段决定了是重复童年的错误,还是修正童年的错误。
白易沙的母亲是县剧团的演员,经常外出排练演出,很少给他关爱。而且他母亲作风放荡,父亲因此经常与母亲争吵打架。白易沙9岁那年的一天傍晚,父亲在与母亲激烈争吵后,跑到大街被迎面而来一辆货车撞死了。父亲死后,母亲跟着剧团的一个男人远走高飞了,他只能和年过六旬的奶奶生活。他对母亲非常失望,她虽然漂亮能干有才华,却过于风流,而且一点都不关心他。她的理想妈妈是温暖、贤慧、安全而且给予他无条件的爱。楚婧正好符合他“理想妈妈”的原型。
楚婧在一个相对健康的家庭长大,她的父母都很爱她。但是她却看不起父亲的逆来顺受和平庸平凡。她的“理想父亲”是才华横溢、英俊潇洒、极具魄力的男人。白易沙正好符合这个原型,所以她第一次就爱上了白易沙。
他们无意识中都将恋爱当成了治疗,希望恋人能扮演理想父母的角色,将自己治好。楚婧一开始就扮演起了白易沙“理想妈妈”的角色,无微不至地照顾他,无论他怎样对她,她仍一如既往地爱她。等她给足了白易沙无条件的爱之后,白易沙很快退行到孩童时代,变成了一个“小孩子”。但是对于楚静来说,这个小孩子实在太糟糕了。“现实妈妈”欠他太多,他现在要“理想妈妈”来还债。“现实妈妈”非常花心,他现在也怀疑“理想妈妈”会一样风流;他对“现实妈妈”怀有很多愤怒的情绪,现在他将它们发泄到了“理想妈妈”身上……这正是楚婧感到婚前婚后白易沙判若两人的原因。而在楚婧看来,她的“理想父亲”消失了,代之而来的是婚姻给她的失望、屈辱和伤痛,她仍处于对“理想婚姻”的幻梦之中,无法面对残酷的现实,因此她只能选择逃避。
 

经验感想:
      ★咨询结论
他们的婚姻还有救!
从现状来看,白易沙有强烈的求助动机,对婚姻非常渴望;楚婧虽然主动提出离婚,但是能够和老公一起来咨询,说明她对挽救婚姻抱有希望。
从治疗层面来看,首先要修复白易沙童年的心灵创伤。我采取了催眠、意向对话、空椅子等咨询技术,让他重新体验童年时的创伤,释放心中被压抑的情绪,与母亲达成和解,帮助他构建和谐的内心世界;其次,给楚婧进行认知方面的调整和系统的心理疏导。让她明白易沙的无理行为不是针对她的,而是针对她的母亲。因为恋爱期,恋人会彼此扮演对方的“理想父母”,但是等结婚之后,就会将恋人当成“现实父母”,以前对“现实父母”的那些不满,现在会嫁祸到配偶身上。而且,在嫁祸时,他就是一个蛮不讲理的孩子。配偶越爱他,他越不讲理。这是考验一场婚姻的关键时期。如果楚婧能够理解他,继续给予他无条件的爱,帮他走出这个艰难时期,就可能使彼此童年的创伤得到修复。
好的夫妻是可以互相疗伤,只是在磨合时要遭受痛苦,需要有足够的忍耐力和心理能量,因此他们还需要一个较长的调整过程。
 



MGSFHK

该文字广告招租
版权声明

本站文章源于互联网。
文章若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

下一篇:大学生恋爱分手

十二条狼定位于娱乐类资讯,为您提供一站式娱乐学习休闲的平台。

https://www.18-45.com/

/ | Copyright © 2002-2016 18-45.com 十二条狼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Copyright © 2002-2019 十二条狼 版权所有|

使用手机软件扫描微信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获取更多热点资讯

感谢墨鱼部落格友情技术支持